一个电机工作者谈中医理论

  我一生从事电机工作还参加过中国第一台磁共振检查仪(MRI)研制, 和美国的世界上第一台移动式电脑断层扫描检查仪( Mobile CT )研制工作, 觉得西医科学真到家了, 而中医连个体温计, 血压计, X光机都没有, 只望, , , , 讲阴阳, 五行, 看不见, 听不懂, 肯定不科学. 今年五月, 我陪正在学中医, 五十多岁的干女儿去佛州倪海厦中医处看病. 他望, 问之后, 拿手电筒照她的眼, 向他的学生们讲, 从她眼中看出她肝和肾有问题. 他画了最简单的正常人体示意图, 解释人体器官相互关系, 讲心脏和小肠不会得癌, 因为这两个是热源, 癌细胞只存在于冷处. 他说中医从整体考虑, 能治本, 西医只看局部, 查出有癌, 哪处坏了, 把它切除, 再用放疗, 化疗可是这一动, 破坏了人体本来的平衡, 反使身体更加虚弱, 而西药都是化学制剂, 有副作用, 长期服用, 残余物积存体内, 慢性中毒, 不但治不好, 反而愈离不开这药, 那是西药生产厂家所希望的. 他们为了赚钱, 不断创造出新病名, 推销他们的新药, 甚至不择手段, 贿赂医生, 议员, 到总统, 推销他们的药, 打压揭露他们真相的人. 他这一席话, 使我茅塞顿开, 因为合乎逻辑, 非常科学, 而西医往往不能根治, 而且往往讲不出病因. 我自己太太的死, 正好就是明显的例子. 我回家流览了倪医生网站上的文章和医疗案例, 进一步信服他讲述的科学性, 和他治病的效果. 我的干女儿服药不到一个月, 她十多年求治无效的头痛昏沉, 高热烦躁, 睡眠不安, 机体酸疼, 尿频, 汗多等病, 居然明显缓解, 体重减了四磅, 体能恢复到年轻时百分之七八十, 宛如新生. 倪医生真神医也 !

  我的太太1994年一次拔去18颗牙, 流血通宵( 美国牙医如此野蛮, 真没想到 ), 从此虚弱, 稍一感冒就转肺炎, 又变肺结核, 以后低烧不断, 换了四五位医生, 没有一个能说出究竟是什么原因, 三次肺炎后, 又吞嚥困难了, 输液, 鼻饲都不成, 只好插管子直接送进胃里 ( 又一个野蛮举动 ), 吃尽苦头, 体重降到56, 终于第四次肺炎, 2004年去世了. 我总怪拔牙惹的祸, 现在才明白, 原来她吃了十年西药, 残余毒素积满在她体内, 将她元气消耗殆尽, 我更应该怪西药大老闆是害死我太太的元凶 !

  我又翻阅了一点 我干女儿拿给我看的 中医基础理论 ”, “ 思考中医 ”, 知道中医用动观点, 天人合一, 阴阳相错来观察病情, 辩证论治, 按阶段下药, 使病体恢复全身动态平衡越来越觉得中医讲的都合乎科学道理. 我们祖国古老文化真了不起, 可惜文字难读, 阴阳五行学说难懂, 近世很多失传西方科技看得见, 摸得着, 多数人误认为那才是科学. 我自已就是其中一个. 我这一生干的都是技术工作, 不能算 科学家 ”. 真正的科学, 应该是从反复观察到的现象, 归纳出假说, 从这假说来推断将要发生的现象, 再经过长期的考验, 确实如此, 就上升为定律, 可以普遍应用来解释其他现象我所从事的电机工作, 只不过是在前人早已肯定了的电学定律, 如欧姆定律, 左手定律, 右手定律等的基础上, 造出各式各样的电机来. 然而中医却名副其实地是 科学 ”. 因为它是积中国几千年文化的基础, 经过一代一代中国行医先辈不断探索, 总结出来的精华, 从千百万次观察, 归纳出假说, 再经过长期考验, 确实无误, 就上升为中医学说. 那完全是标准的严格科学理论, 怎么能说它不科学呢 ? 反观西医, 从分子生物学角度看, 把人体解剖得清清楚楚, 每个分子是干什么的, 弄得明明白白, 从而查出哪部份细胞出了问题, 针对这部份细胞採取措施, 那是合乎道理的. 但人体是个完整的有机体, 只考虑到局部的问题, 解决这部分的问题, 却破坏了人体整体各部分的平衡, 和造成相互关系的紊乱, 却制造出另外一种更复杂的问题, 更不容易解决. 因此, 西医实际并不科学. 中国老话说 头痛医头, 脚痛医脚 不解决问题, 就是这个意思. 西医是西方工业革命以后才盛行的, 有各种测试, 化验仪器, 治疗器械做后盾, 拿得出数据来说明问题, 确实像很科学, 但迄今还没有一种仪器能测出这局部的问题对全身的影响, 及如果切除这病变部分, 对整体会造成什么伤害, 更没有一种仪器能告诉你这种病的病因究竟是什么. 医生只能说是细菌致病, 用抗菌素杀菌. 可是抗菌素的副作用, 对人体有害, 所有的西药都有副作用, 都有害, 吃多了就慢性中毒. 从这个角度来讲, 中医就优越了, 因为中医不是只看局部发生的问题, 而从整体来判断, 中药全是天然材料, 对人体无害, 只是中药味苦, 中医讲些不容易懂的阴阳, 五行学说, 又没有仪器测得出数据来证明说的不是不科学或迷信话. 所以很自然地, 西医容易被接受, 真正科学的中医, 反而被认为不科学而被排斥.

  回过来看我从事的电机. 我研制过普通的交流或 直流 旋转电机, 特殊的直线电机, 平面电机, 步进电机, 印刷电机, 力矩电机, 以及用平面电机为主体的自动高速绘图机,和派生出来的, 以磁体为主体的MRI, 及用力矩电机驱动的CT. 那全是在欧姆定律, 左手定律, 右手定律的基础上设计出来的不同应用器件. 然而就在这纯粹的技术工作中, 也必须有整体观念, 否则就不能成功. 以直线电机为例, 必须解决保持气隙不变的问题, 最简单的是装四个轮子支撑, 但轮子与轨道间的摩擦太大, 只能用磁浮才能消除摩擦, 磁浮列车才能高速运行; 磁浮可以有电磁, 永磁, 或超导磁体来供选择, 就看当时, 当地的具体条件来决定, 要从经济实用来考虑, 中国钕铁硼永磁最便宜, 我就主张用永磁, 别的国家就不一定了. 再从磁浮列车线路来看, 要根据线路经过的地质资料, 每一根支柱位置不同的地质情况做设计, 切不可一刀切, 一种设计用在所有的支柱上. 上海的世界上第一条磁浮列车线, 2003年刚通车时, 以及200410月我去坐时, 既高速达到每小时430公里, 又是绝对平稳, 可是20074月我再去坐时, 速度还是达到430公里, 但车身摇晃, 不亞于日本的子弹头火车. 那就是导轨支柱不均匀沉降的结果, 就是没有根据每一根支柱所在那个点的具体地质情况做设计所造成. 我在研制平面电机时, 保持气隙既不能用轮子, 又不能用磁浮, 只好用气浮. 我对气浮一窍不通, 赶快向广州机床研究所学习, 不过他们是用在圆轴上, 我们要用在平面上, 必须 重新设计气路多次修改, 反复试验, 才符合要求. MRI磁体的磁场要求均匀度极高, 与一般电机完全不同; CT上用的力矩电机与我以前研制的卫星姿态控制电机的要求也完全不同所以技术器件也只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根据整体装置的要求来设计. 联系到治病, 中医对每一位病人开的药方, 都有不同, 是根据每个人全身的具体情况略有不同, 和当时, 当地, 周围环境不同情况所决定, 第一帖药后复诊, 按药效结果调整药方, 那才真正是对症下药. 西医只有药厂提供的有限几种药剂可供选择, 没有改变药剂成份的主动权, 无法找到完全适合具体病况变化所需要的对症药, 治疗效果当然不可能那么理想. 再加西药生产大公司还有为赚大钱而可能做不法的行为, 这就问题更大了.

   总而言之, 我过去认为中医不科学, 西医才科学, 现在才认识到中医其实比西医更科学. 不过意外重伤, 紧急救治, 西医能迅速抢救性命, 比中医是更有效.

朱維衡博士06/20/2007於美國

我的感言

   朱教授是中國MRI之父,同時也是中國磁浮列車之父,這位深愛國人的頂尖科學家,我有幸遇到他,已經是倍感榮性,今又得到他如此支持中醫,我替我們的億萬子民感到非常興奮,我身在異鄉,但是無法忘記我是中國人,從一開始我進入美國時,我就跟我自己說,我來這是為了發揚國威而來的,要提振中醫藥,在中國或是台灣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台灣是已經完全淪為西藥廠的養植場,台灣人民都是西藥廠的白老鼠,這種惡質環境,老百姓還是相信西藥不遺餘力,而中國大陸正在逐漸步其後塵,現在台灣已經是洗腎之島,肝癌之島,再不覺醒的話,將來必然轉由大陸得此污名,我原本一直在考證夜郎之國到底在哪裡?现在发现这夜郎国居然是在台湾,老百姓真是可怜啊。转自81.china.com

   再看看中国大陆,无辜的人民上亿万人,又正值经济起飞之际,无数的人口与无尽的财富都在那边,这绝对是西药厂 最大的目标,西药厂看到这个巨大的市场,简直就是垂涎欲滴,台湾已经沦陷了,它们不担心会造反,因为当地西医师都是一群住在白色象牙塔中的乖宝宝,所以未来中国大陆就是它们的目标,近日来已经有位中国国家医药局长,因为与药厂勾结,接受药厂的红包,现在被判死刑,还在上诉之中,我一直在担心台湾的这种经验,会发生在大陆上,同时又因为我来自台湾,所以也希望台湾人民能够觉醒,真正会伤害他们的不是中国,而是西药厂,更且这伤害已经造成许多无法弥补的悲剧,人民居然还蒙在鼓里,真是让我又急又气,怎么会这么笨呢?你们的教育部长脑筋一定有问题,他可能需要一个脑神经科医师来帮他换个脑袋 还是已经被换过了?否则怎会如此之愚昧呢?人民教不好,是政府的过失,台湾人民该反醒反醒了。大陆已经在步入西药厂的陷阱之中,此时如果执政者就察觉到的话,还来得及挽救,如果再不提振中医药来取代西药的话,将来人民大量的财富,必将拱手让给西药厂,倒霉的又是老百姓,台湾的历史又将在大陆上重演,支持我的人非常多,我已经非常感动,这次又有朱博士的支持,让我信心大增,我将尽一生之力,替国人免除来自疾病与西药厂的威胁。转自81.china.com

   朱博士最后提到的??说的形与神之不同,西医学是形,中医学是神,当人体受到意外伤害时(injury),找西医是对的,因为这是形的问题,而病是disease,外伤与内科病是完全不同的领域,二者不可混为一谈,而许多愚昧的人以为西医能将受到意外伤害的人救回来,必然能治病,却不知西医是连一个小感冒都治不好的医学,于是大量吃西药的结果就是病越多,人也越短命,造成人的一生是为些数字活着,人生已经失去价值, 赚钱为买昂贵的西药而活着,许多妇女每天只会研究市面上那种维他命对先生儿子最好,已经忘记应该是到菜市场去买最新鲜的食物,回到家中厨房,替家人烧一顿好菜,这种最健康最具有家的味道的行为。转自81.china.com
昨天我一位病人回诊,她是位尿毒症病患,自去年九月至今每天洗肾,连续100天吃我开的中药后,她的泌尿科医师自六月初到现在,已经完全停止再帮她洗肾,因为他认为如果要证明肾脏功能的恢复是因为吃中药好的,只要停止洗肾只吃中药就可以证明了,经过连续三周停止洗肾后,再去做西医的验血后,报告于周四出来,所有的指数都比她在洗肾时还要好,于是她的医师就跟她说,恭喜妳,从现在开始妳不用再洗肾了,等于是说妳自由了,全世界任妳遨游,再也没有必要待在一个地方,每天洗肾直到死亡的那一天到来,她告诉我们诊所所有的医师与员工,昨晚她知道这消息后,跟她先生抱头痛哭,激动到无法说话,今天到我诊所我是她第二位被她激动拥抱的人,当然我会注意她的口红千万不要沾到我的衣服,此时我却也在想,诊所外面有成千上万的中国人还在洗肾中,而他们却不知道真正的中医学是唯一可以将他们从这洗肾的恶梦中叫醒过来的医学,反而唾弃我国自古以来就存在的中医学,我真是很难过很难过很难过啊,我想到一句话 : [ 天若有情天亦老。] 我现在变得如此老态,就是被有情害的,所以必须做个无情之人,如此就不须要保湿 、美白、除皱,真是气到无以复加了。治疗肾脏病正统中国医学可以做到的,而台湾卫生署与西医师却在抹黑中医药,跟人民说吃中药会洗肾,现在这位美国的洗肾病人,却是被中药救回来的,事实胜于雄辩,我告诉读者,真正造成洗肾的原因是吃西药造成的,与中药无关,我将利用诊疗日志中的医案解说,来跟读者说明。转自81.china.com

   我再次感谢朱博士的支持与教导,晚辈必当不负您所望,替国人做些真正能造福人类的事,就像您一样,将您一生所学,贡献给国家而完全不求回报,这种功劳是无法用言语或是文字可以来说明清楚的,您是我的一面镜子,我会谨记于心,谢谢。转自81.china.com

   上次来函支持我的史丹福大学李宗恩博士,因为支持我而受到专门攻击我的人质疑,他们先怀疑是否我假借其名,再恶意攻击我说中医是不科学的,现在这位中国顶尖的科学家又来支持我说的正统中医学,他将来必将同样受到恶意攻击我的人来质疑他,我告诉你们这些心怀不轨的人, 你们不服气可以直接冲着我来,不需要找他们二位麻烦,他们二位都是学者,个性温文儒雅,不像我已经身经百战,脾气最坏最邪,你如果是男子汉,可以来找我挑战,看看是谁真正的能帮病人解决问题,你们需要扪心自问一下,你们替中国做了多少贡献,说出来让我们三个人听听,我们听完后,必会给你一个公正的答复, 三人投票必有胜负,二人投票是没有胜负的,很欢迎你们来攻击我,我的个性就是金庸小说中的东邪一样,恩怨分明,支持我的人,我必不负你们的期望,反对我的人请继续去洗肾吧,我替你们须要终身洗肾而感到高兴,读者看,我邪不邪? 坏不坏?转自81.china.com

自81.china.com
 

汉唐中医 倪海廈谨上06/23/2007于佛州自家书房转